熱點新聞

        • 最新
        • 推薦

        孔見:蘊藏在種子里的陽光——楊沐《南繁——筑牢中國飯碗的底座》讀后

        2022年06月20日 09:08  中國藝術報  點擊:493  我有話說(0人參與)

        對于很多人而言,米粒是尋常不過的事物,市場上的售價也相當便宜。作為一種食物,米飯也顯得平淡乏味。在餐桌上,最吊胃口的是那些稀奇而有價位的佳肴,如海參、燕窩、鮑魚、冬蟲夏草、龍躉石斑之類,吸引著人們手中的筷子。米飯總是最后才端上來,有時甚至壓根兒就不上米飯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米飯之所以在我們的生活中遭受如此待遇,并非是它沒有什么價值,而是它的價值已經得到了充分實現。這其中蘊含著日本實業家松下幸之助所說的自來水原理。對于生命而言,水是最珍貴的事物,但一旦人們隨時隨地都可以得到它,它的使用價值充分實現,市場價值也就跌落下來。這種情形就跟空氣差不多,空氣充足而清純的時候,沒有人感覺到它的存在,更不會有誰贊美它的價值,一旦空氣稀薄,或是污染嚴重,它存在的意義才會為人們所意識到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說起來話長,在遙遠的過去,數以萬年的時間里,人類都在過著采集與游牧的生活,逐水草到處流浪,直到一萬多年前,才開始定居下來,有了故園與家鄉。定居的前提是種植業的出現,而水稻與小麥差不多是最為重要的作物了,大米和小麥很早就成為人類的主食。人類社會發展至今,仍然七八億人處于饑餓狀態。作為農業大國,中國十數億人口解決溫飽問題,也只是近四十年的事情。在我的記憶中,勤勞的祖母一輩子都在跟米粒打交道,直到她再也吞咽不下米飯的時候才停下來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我的家鄉位于海南島西南角,是一個太陽下海的地方,叫做豐塘,曾經是一個魚米之鄉。海南水土潤澤,插根扁擔、圍個籬笆都能開花結果。但在我出生的那年,還是因為天災人禍顆粒無收死了不少人,包括我身為“武林高手”的鄰居。外地的朋友聽了覺得奇怪,海南不是有魚可吃嗎?其實,沒有了米飯作為主食,光吃魚幾天肚子就受不了了。大米作為南方人的主食,具有不可代替的地位。其它食物之所以有滋味可咂,是因為有了米飯的鋪墊。盡管食物的種類很多,能夠作為主食每天都在吃的,也就是大米與小麥等,它們在人的食譜里幾乎不可或缺。我有幸認識一位醫術高明的中醫,問過他這樣的問題:食物中最有營養的是什么?得到的回答毫不含糊:大米。他說,只要還能吃得下米飯,生命就有希望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作家楊沐剛剛完成的《南繁——筑牢中國飯碗的底座》一書,寫的是跟大米有關的事情。閱讀書中的文字,讓我想起了自己少年時期的日子。我的家鄉在南繁育種區域內,屬于她書寫的范圍。農作物的產量,與貯藏著遺傳基因密碼的種子密切相關。南繁育種就是將各地水稻、玉米、高粱、棉花等夏季作物的種子,在秋收后移到亞熱帶或熱帶地區進行繁殖和篩選,以加速育種過程,提高種子的性能。這項工作于上世紀50年代就已經開始,選點集中在廣東、廣西、云南等地。海南南繁育種時間始于1959年。因為得天獨厚的氣候環境,海南島漸漸成為育種試驗基地的首選。到了上世紀60年代中后期,全國育種試驗基地基本上都轉移到島上來了,落戶在北緯18度周圍的崖縣(今三亞市)、陵水、樂東等縣。作物品種包括水稻等糧食作物、棉花等紡織作物、花生等油料作物、煙草等經濟作物和豇豆等蔬菜作物。在島上,這些作物可以汲取到最燦爛的陽光和清純的水汽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我國人口眾多,需要足夠遼闊的田地來種植糧食,因此,一粒飽含良性基因的種子,顯得格外重要,具有戰略性的意義。上世紀六七十年代,每年都有各省的農業技術人員渡海過來。從我的家鄉直到三亞、陵水,都屬于南繁育種的區域,這些操著普通話的人,頂著烈日指導育種,并將收獲的顆粒運往內陸,撒向北方遼闊的田野。作為學生,我經常參與田間的耕作勞動。有一個細節至今記憶猶新。一天下午,一只母鵝帶著它的孩子,趁人不注意竄進試驗田,啄吃玉米的種苗。40多歲的技術員老王撲了過去,死死抱住那只大鵝,如喪考妣地大哭起來。在場的人都對這個大個子河南人哭笑不得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直至今日,海南島已經成為中國農作物種子孕育的溫床與子宮,每年全國29個省區市的700多家農業科研機構,有數千名科技人員到海南從事南繁育種。這是國家戰略,造福國民,造福人類,是一件功德無量的事情。喝足了海南島陽光與水土的一粒粒種子,精神抖擻,紛紛揚揚地撒向祖國各地的田園,在那里開花結果,在千萬個鍋碗瓢盆里飄香。然而,直至今日都很少有人知道,他們吃的每一粒米里,都有著來自海南島陽光與水的祝福。楊沐的著作,敘述的就是“溫床”與“子宮”里發生的事情,一粒粒種子背后隱藏的傳奇。其中有很大的篇幅用來講述袁隆平的故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在南繁育種的隊伍當中,有一個來自湖南的小個子技術人,和他的助手們一起,通過一株花粉敗育的野生稻雄性不育株的雜交,選育出野敗型秈稻不育系,為中國雜交水稻研究奠定了基礎,三年內實現了雜交水稻“三系”配套,使水稻產量一路飆升。他就是被稱為“當代神農”的袁隆平,他經手的那株被命名為“野敗”的野生稻,后來成為野敗型雜交稻的母本,改寫了世界水稻育種史。袁隆平被譽為“雜交水稻之父”,他所領導的團隊在雜交水稻領域技術至今世界領先。目前,雜交水稻在中國累計推廣面積約達38億畝,增產稻谷約3600億公斤,改變了中國乃至世界糧食安全的狀況,為解決泱泱大國十數億人的溫飽問題、消除世界饑餓作出了巨大的貢獻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自2020年起,新型冠狀病毒肆虐全球,世界糧食安全呈現惡化趨勢?!?021世界糧食安全和營養狀況》報告估計,2020年全世界有7.2億至8.11億人口面臨饑餓,與2019年相比增加了1.61億。由于健康膳食的高成本以及長期存在的嚴重貧困和收入不平等現象,健康膳食對世界各地約30億人而言依然遙不可及,有數以千萬的人陷于消瘦、貧血、病痛與死亡的境地。在這樣嚴峻的時刻,作家楊沐跑遍大半個中國,采訪了四代雜交水稻專家,然后伏案書寫,克服自身生活里遭遇的困難,拂去時間的塵埃與霧霾,用生動的文字,詳盡地記敘了南繁育種這項國家工程的緣起與始末,描摹已經遠去的那一代人,為了使命召喚義無反顧奔赴遠方的身影,揭示了一粒粒種子里蘊藏的萬丈陽光。不論是書寫的對象,還是書寫的過程,都同樣令作為讀者的我感動。而身為一個海南島居民,我也為作為種子誕生地的家鄉為國家與人類的奉獻感到無比的自豪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以下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,并不代表本站立場

        請注意文明用語并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關法律、法規,尊重網上道德,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見解引起的法律責任。

        網友姓名:    匿名   驗 證 碼:  看不清,換一張  
        全部評論(0)
          回到頂部
          浮荡少妇捧着巨乳求我吸